经验研究 > 调查报告

古道没荒草——丛林之眼(一)

媒体:原创  作者:常青藤
专业号:常青藤 2023/1/19 10:33:01

撰文:曹庆

傥骆古道是汉唐宋时期的官道,连通关中与汉中,为数条跨秦岭的古道中近捷和艰险之最。三国时期,蜀魏相争,军队多次经傥骆道;唐代,德宗及僖宗经傥骆道至蜀避战乱;宋代,因与北方少数民族政权军事对峙,傥骆道使用频繁。元以后,此道逐渐荒废。

空中交通发展后,西安与汉中之间通航,航线正是沿着傥骆道的走向。但是,从空中俯瞰秦岭时,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国道和高速公路延绵在林海里,无法辨认傥骆道及沿途驿站的痕迹。

古道没荒草214

个多世纪以来,傥骆古道经过秦岭腹地的林区,那些众多的林业局、林场、采伐队,如同丛林中的繁华闹市,终于在1998年被戛然叫停。几乎同时起步的保护自然资源工作,也在秦岭经历了半个多世纪,并从本世纪初成为共识。于是,秦岭正在逐渐回归森林原本的样子。

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与长青保护区、黄柏塬保护区和周至老县城保护区在秦岭主脊处“握手”,共同覆盖了傥骆古道翻越老君岭、秦岭、兴隆岭等艰险地段。战马嘶鸣、商贾熙攘和油锯轰鸣,彻底从秦岭林区腹地消失了。

人类退出了,谁来了?

2020年3月5日,晴朗的初春,佛坪保护区将一批红外相机安装在古道经黄桶梁一带。相机模式设置为每当发现有温血动物从视野经过时,则连拍3张JPG图片影像,再拍9秒视频(40M)影像。在连日晴朗后的7月31日,其中一部在海拔2600米处的数据卡被收取,我们称这部相机为“眼睛A”。

123天内,漫天大雪过,浓雾笼罩过,晴空万里过,大雨瓢泼过,眼睛A始终坚持“瞪大眼睛”,认真记录着从视野范围经过的大型动物。以这部相机的“看见”,能否窥斑见豹地呈现古道废弃后的草木葳蕤、野兽出没,可否一窥动物世界的一处闹市?

让我们见识这123天里,那些或热闹或紧张或温馨或安静的时刻——

这里热闹吗?

123天内,有效拍摄383次(注:连拍三张,只按一次有效拍摄计数),有13种共506只(次)野生动物从镜头前经过,平均每天路过动物3.11次、4.11只。影像如实记录了这些没有求学和求职压力的自由之神,或成群结队,或独行特立,或静卧,或聚食,或排溺——此处,像一方野生动物的集市,一处被静谧笼罩的闹市。

古道没荒草739

(1)谁捷足先到?

最早前来打卡的,是一只大熊猫。

3月9日,雪景唯美,视野空旷,四周寂静。中午,一只大熊猫从雪中走进镜头视野,迈着特有的内“八字”步,边走边拉着梭形的粪便,走到大树后稍作停留,然后一步一串脚印地走向远处,为这一处繁华闹市揭幕。

(2)谁的出勤率高?

依抓拍到的野生动物的数量排序,前五名“来此一游”的是:羚牛(417头次),大熊猫(30只次),川金丝猴(19只次)、豹(10只次),野猪(5头)。

自从老虎从秦岭彻底消失,“斩首行动”之后形成权力真空,一种体型硕大的食草动物——羚牛的种群数量增长,对其他同域物种的影响如何,生态是否平衡、如何平衡,值得探究。

(3)热闹的日子

共有11天,有10只以上的野生动物,或陆续或结队从镜头前经过。比如:

3月21日:21头(次)羚牛先后从镜头前通过;

5月12日:18只(次)川金丝猴从镜头前通过;

5月25日:28头(次)羚牛从镜头前通过;

6月14日:22头(次)羚牛从镜头前通过;

6月15日:12头(次)羚牛从镜头前通过;

7月9日:13头(次)羚牛从镜头前通过;

……

如果连日下雨,每当放晴时,人们大概率会选择出门走走。野生动物大约也是如此。

连续三天大雨后的6月11日,清晨,浓雾弥漫,森林显得格外净。在05:51至09:01,共计17头羚牛进入相机镜头;09:58,一头野猪妈妈带着4头小猪崽进入镜头视野觅食,小崽子跟着母亲亦步亦趋,彼此玩闹,十分温馨;下午后,天彻底放晴,再有3头羚牛分别单独经过。

此处看似热闹,其实紧张更甚。如果我当时在此处眼见为实,可能以后再也不敢来了。如果我会使用豹猫或金钱豹的语言,我会逐个给它们发去微信语音:“豹儿们,来这里吧,来这里能吃饱肚子,干不过一群,就整死那些单枪匹马的,即使放不倒‘大家伙’,保证能叼走‘小家伙’——”

(4)组团出行

拍摄到的13种野生动物中,仅羚牛、野猪、川金丝猴有集群行为,其他10种均为单来独往。

7月9日,午后,13:01,一头羚牛慢慢腾腾地向远处走去。2分钟后,两头羚牛经过。14:26开始,2分钟内,从相机后方,先后有10头羚牛进入画面,再分散向三个方向离开画面。

多少天空档?

有些时段,全天“空山不见人”。这类情形共有39天,占总观察天数31.7%。研究这些“空档期”,可否总结出一个有趣且毛骨悚然的规律:与豹有关!
古道没荒草1026

(1)五天“长假”

4月1~5日,连续5天,相机未拍摄到任何动物。前后观察,检查空窗期的两端,谁从此处经过?

3月31日,14:47,一只威风凛凛的豹,从镜头远方俯冲过来——

4月6日,在雪夜中,一只大熊猫横穿过镜头前,打破了静谧格局。

(2)四天“罢市”

4月8~11日,又是一段较长的“罢市”期。我们再看看这段空档期的两头发生了什么?

4月7日,14:14,一只大熊猫从远处走来,走向镜头后方——

4月12日,07:50,一只豹跑进画面,它在镜头前排便后,用后爪刨地被物进行遮盖,也可认为是标记行为。是它,终结了这一处闹市的热闹格局?

(3)两天“周末”

连续两天空档,仍与食肉目的出现关系密切。

比如3月10日大雪,接着,空档的11~12日大概率是阴湿寒冷之日。3月13日,一只豹跑进镜头,认真且夸张地张望四周。是它,制造了两天“周末”?

3月21日,地面覆盖着厚雪,一只豹在画面内活动。接下来的两天里,镜头前空寂一片。

空寂,并不代表生命在静止。相信在貌似空寂的39天中,在镜头视野之外的某处,甚至在2米之外,发生了多起逃脱生死大劫,胜利者也举办过大餐盛宴。

森林从来不会沉默,一定还有其他动物以其他方式通过了这里,比如,飞翔的鸟儿,穴居的“它们”。非温血的昆虫们,在晴朗之日,时刻在镜头前舞着,只有大型动物们经过时,蛾蝶飞虫们,才可能以群众演员形式,出现为“报纸上的小墨点”。

谁最爱来?

(1)第一名:羚牛

在红外相机383次有效拍摄中,其中308次在拍摄羚牛,羚牛自然独占鳌头。本台红外相机印证了目前的“秦岭大王”是金毛扭角羚:在拍摄的506只(次)野生动物中,其中417只(次)是羚牛!

(2)第二名:大熊猫

大熊猫以30只(次)进入镜头居亚军,超乎事前想象。

(3)第三名:川金丝猴

川金丝猴8次共18只被拍摄到。有单独经过的,有小猴贴在母亲腹部经过的,还有猴群玩耍取食的场面。同一画面中,数量最多时共有5只金丝猴。

野生金丝猴在野外极难拍摄到。因红外相机逐渐普及,让我们看到人类近亲的真实的野外生存状况。

(4)第四名:金钱豹

拍摄到金钱豹10只(次),观看30张不同姿势的豹(注:红外相机每次触发时,连拍3张图片)和10段金钱豹活动视频,令我紧张且激动。

在老虎缺失后,金钱豹频繁“显圣”,给予人类以美好期盼。金钱豹共10只(次)从镜头前跑过,使我想象着还可能发生连锁反应式的故事。青鼬和豹猫各4只(次)在镜头前来来往往,令我忘却频繁“遭遇”羚牛的视觉疲倦。但是,这两种小猛兽,遇到金钱豹时,稍有不慎,将性命不保。
古道没荒草2944

5月3日,大晴天。10:20,第二头羚牛从远处走进镜头,缓慢离开。14:40分,一只金钱豹从镜头后方跑进,站在镜头靠右上方的石头上,回头向来时方向张望。如果我在现场,能使用动物的语言且是金钱豹听不懂的语言,我很想用麦克风向这里的动物喊话:“羚儿们,藏好啊,刽子手正张着血盆大口呢!”

斑羚5次经过眼睛A前,蹑手蹑脚的神情,尽显谨言慎行。

谁是夜行者?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是,有些职业不得不在夜幕下经营。那么,此次相机镜头前的“夜猫子”是谁呢?

红外相机共52次500只(次)在夜间拍摄到野生动物活动。按拍摄次数,前5名分别是羚牛(21次)、大熊猫(16次)、金钱豹(5次)、豹猫(4次)、青鼬(3次)。如果以每一种动物夜间出现次数占总次数排顺序,分别是豹猫(100%)、青鼬(75%)、大熊猫(53%)、豹(50%)。可否总结出一个规律:夜行者,关联食肉者?

在秦岭腹地中,豹猫其实还有“野猫”“夜猫”之名。

夜间拍到的羚牛,应属于偶尔加“夜班”,羚牛的活动节律更趋于白昼型。

川金丝猴,未见在夜间活动。

想见到它们

在我开始浏览这些影像文件前,“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朝避猛虎,夕避长蛇”在心头回荡。我自然不抱希望能看到猿猱虎鹤了,但我抱着能看到云豹和金猫的希望。遗憾的是,没有见到这两种猫科动物。遗憾的是,没是发现其他猫科动物。

但不曾想到,曾经比较常见的鬣羚,在长达123天,没有出现在镜头前。
古道没荒草3572

鬣羚,它怎么了?

秦岭,曾是华南虎的自然栖息地。学术界是否论证过在秦岭腹地恢复老虎种群,让这一片丛林的食物链返回到半个世纪前的样子?

建议科学论证云豹在秦岭的生存状态,建议论证在秦岭重引入老虎的可能,建议论证秦岭野生动物生态链的完整性。

生存的压力

每个“人”都面临生存的压力。压力可置换为动力,压力可提醒改变。在破解压力下生存和成长,踏实且励志。

此次红外相机拍摄的野生动物,均未受到人为干扰,它们依然面临生存压力:食物竞争、恶劣天气、被捕食、疾病等等。


古道没荒草3802

6月14日傍晚,18:45,一头羚牛从竹林中走来,却又倒地挣扎,数分钟方得脱身。起初,以为它落入盗猎者的套索?5分钟后,又一头羚牛如复制粘贴一般,栽倒在同一地方,挣扎2分钟后,方才站起来。此时,庆幸没有金钱豹呼啸而来。这时,别说金钱豹,就是三两只青鼬闻风而至,就足以结束这些羚牛的性命。

5月23日、25日、28日,6月7日、10日,7月24日,均拍到不同寻常的羚牛个体,有的前膝关节处不正常肿大,有的前腿腋部长着明显的肿块,这些不得不带着“肿囊”四处游荡的羚牛,明显行走缓慢。它们,对羚牛群有什么样的健康影响,回馈给捕食者怎样的健康影响?

森林从来不会一直沉默。以本次红外相机资料看,秦岭里食草类动物压力还不够大,目前还不足以呈现秦岭森林生态系统原来的样子。

这一片森林闹市,仍显得不够精彩和经典。

作者简介曹庆,女,毕业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林学院。正高级工程师,发表学术论文约30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个人生态文学作品集两部。国家林草科普专家,陕西省林草科技特派员。

阅读 875

专业会员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