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评论 > 趋势评论

秦岭豹影

媒体:原创  作者:常青藤
专业号:常青藤 2023/1/21 20:33:26

撰文:曹庆  供图:周勇 熊柏泉 等

豹(Panthera pardus),哺乳纲猫科豹属,体形似虎,但明显略小,国内常见名为“华北豹”“豹子”,又称“中国豹”。毛被黄色,满布头部及背部的黑色环斑呈现圆形或椭圆形的梅花状图案,极似中国古代铜麻钱,故以“金钱豹”为最广泛使用的中文名。因皮毛柔软,具显著花纹,再得“花豹”之温柔爱称。

1987年,由高耀亭主编、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动物志·兽纲》(第八卷)(食肉目),对华北豹的记录文字为:分布于河北、山西、陕西,“现已濒临灭绝”。
秦岭豹踪5

依据198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林业部、农业部第1号令”,由陕西省印发的《陕西省内分布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虎和豹均位列此《名录》之内。然而,当时,在秦岭腹地运行多年的几处自然保护区,均没有拍到过金钱豹实体。豹,长期停留在茶余饭后的口口相传和野外工作时的间接痕迹中,愈加神秘,时有被怀疑:金钱豹,从秦岭销声匿迹了吗?

大型掠食者种群迁移和定居,直观影响着地区生态系统的整体情况,被视作生态质量的指示性物种。当老虎作为区域食物链的调节者和控制者悄然从秦岭消失后,“二大王”金钱豹被赋予浓重的期待。

秦岭豹踪542

图1 秦岭自然保护区群相对位置图(阮英琴绘制于2010年)

近十年来,红外相机技术在监测样地多点拍摄到野生金钱豹在秦岭活动的影像。以秦岭自然保护区群为行走参考图(图1),从秦岭最早拍摄到野生豹活动的长青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起点,沿着秦岭主脊向东,梳理“豹社”对秦岭生态系统的职责,践行“豹记者”对生活区域的关切,探讨金钱豹迁徙与丛林秩序?

长青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2008年10月,长青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注:本篇以下简称“长青”,辖区范围如图1之4)内的红外相机拍摄到金钱豹——运用先进技术手段,确认金钱豹在秦岭“活得好好的”,打消各界关于“金钱豹可能从秦岭消失”的疑虑。暂为豹取名 “豹2008-CQ1”,隶属“长青豹社”。

2020年4月,长青工作人员周勇用数码相机在区内拍摄到一只奔跑的亚成体豹,这是首次在秦岭未借助红外相机获得的金钱豹影像。给它取名“豹2020-CQ1”,也隶属长青豹社。
秦岭豹踪944

2020年11月,长青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对外公布第六次监测到野生豹的影像信息,影像拍摄于2020年7月19日晚,一只身形矫健的成年金钱豹在镜头前累计停留30秒,暂给此豹取名“豹2020-CQ2”。

12月7日,茅坪保护站内一部距居民站仅2公里的红外相机也拍摄到一只健壮的金钱豹。长青豹社,真是热闹!

黄柏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黄柏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注:本篇以下简称“黄柏塬”,区域范围如图1之13)与长青以兴隆岭分界。黄柏塬南靠兴隆岭与长青相连,北靠秦岭主脊。

2018年1月23日,黄柏塬的红外相机拍摄到一只毛色光亮、体格健壮的豹奔跑在兴隆岭荒草坪废弃的林区便道周边。暂为此豹取名 “豹2018-HBY1”。7天后,这台相机再次拍到一只金钱豹,它是2018-HBY1巡游归来吗?如果以保护地片区“登记”豹社,“黄柏塬豹社”能成立起来吗?

2018-HBY1,是否长青豹社记者翻过兴隆岭 ,“跳槽”至此黄柏塬豹社?它是跺跺脚就走,还是打算在此壮大黄柏塬豹社呢?

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沿着秦岭主脊继续往东走,经过烂店子梁后,右手即是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注:以下简称“佛坪”,区域范围如图1之2)。

2012年,全国第四次大熊猫综合调查外业结束后,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在佛坪保护区内安装10余台红外相机,于当年8月23日拍摄到一只俯冲式奔跑的金钱豹,它可能正在追逐猎物。同一张数据卡中,有不同年龄段的羚牛,还有斑羚等食草动物。这头千呼万唤的豹既是“豹2012-FP1”,“佛坪豹社”就此挂牌,无异议。
秦岭豹踪1529

此后,随着红外相机技术引入保护区的大熊猫栖息地监测工作,似乎豹的身影在区内突然频繁起来。以2020年内两张红外相机记录卡为例,有效记录时段共计300天,共拍摄野生动物1046只(次),其中11天内共13次拍摄到金钱豹活动,以夜间、黎明、傍晚活动为主。此13只(次)从镜头前经过的豹,落到具体“豹”头后,为几只,家庭关系如何?

这13只(次)豹,与2012-FP1存在怎样的血缘继承关系?此两张数据卡对应的300个拍摄日中,11个工作日“撞见”野生金钱豹,以生态安全的角度考虑、以人身安全的角度出发,这里安全吗?

周至老县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周至老县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注:本篇以下简称“老县城”,区域范围如图1之18)在西部与黄柏塬保护区相连,在南部与佛坪以秦岭梁为界。继佛坪和黄柏塬均拍摄到豹之后,距老县城内的豹抛头露面,已是指日可待。

2018年11月26日,老县城内的红外相机拍到一只金钱豹从冰天雪地的镜头前走过,坚毅而稳重,果断且从容。暂且为它取名为“豹2018-LXC1”,“老县城豹社”要求挂牌的理由尚可成立。但是,这个社与黄柏塬社、佛坪社的关系,显得不清不楚。

2020年1月15日,老县城保护区内的红外相机第二次拍摄到金钱豹,为老县城豹社的“业绩”增添了说服力。

观音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在秦岭主脊上继续往东走,过凉风垭界梁后,即走出佛坪保护区辖区,进入观音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注:本篇简称“观音山”,区域范围如图1之7)。

全国第四次大熊猫综合调查外业开展前,观音山与清华大学合作在保护区内布设18台红外照相机,终于2011年8月7日首次拍摄到金钱豹的实体。暂且为此豹取名为“豹2011-GYS1”。

2011-GYS1的背部毛色较深,腹毛为乳白色,耳朵呈黑色,耳朵尖上的白毛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素洁干净。它可能正在追赶猎物,突然在此半蹲。它的前方约20米处,有一棵大树的枝丫折断,也许它在观察其他动物留存在树上的食物。

此后,分别在2011年10月5日和2011年12月9日,红外相机在观音山内拍到豹的实体,“观音山豹社”成立了。

2017年,陕西省动物研究所在108国道走廊带(注:图1之四)内建立监测样地,架设60余台红外相机,多次发现金钱豹活动。

站在秦岭生态系统食物链金字塔顶端的金钱豹,在这一片人类强烈活动退出后的地区奔跑,说明这一带的森林生态系统恢复进展良好,生物多样性丰富,能够充分满足金钱豹种群繁衍的需求。

观音山是报道秦岭地区金钱豹活动较密集的地区。此豹彼豹,重复出现在镜头前的可能性有多大,目前仍不清楚。但是,并不影响观音山豹社成为“豹”记者及学者们的重要栖息点。

周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周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注:本篇过很多以下简称“周至”,区域范围如图1之3)略呈狭长方形,西边线与老县城相连,在北边从西至东分别与佛坪、观音山和天华山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秦岭梁为界。

周至晚于佛坪成立数年。2017年12月,周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发布消息,从2012年首次拍到金钱豹以来,在辖区内安装100多台红外相机,截至2017年,先后拍摄到20段金钱豹活动的视频和数百张照片。根据周保局发布的资料,于2014年2月27日、2015年11月19日、2016年12月26日和2017年1月2日,红外相机均拍摄到野生金钱豹,其中拍摄于2015年11月19日的10秒视频显示,一只母豹带着两只豹崽奔跑过河。这是首次在秦岭拍到金钱豹母幼活动影像,给两只幼仔取名“豹2015-ZZ1”和“豹2015-ZZ2”。

“周至豹社”业绩超群,说服力充足。2015-ZZ1和2015-ZZ2的名字,与前文诸豹的名字无一重名,但不排除与它们存在直系或旁系的血缘关系。俩小朋友跟随母亲遛弯的快乐身影,证实在区域内存在金钱豹的稳定繁殖种群。

2015-ZZ1和2015-ZZ2成年后,是留在周至豹社,或者仗剑天涯加入其他“豹社”,还是自立门户自创“分社”,至今不得而知。

天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沿着秦岭梁继续向东,走过药子梁,右前方即是天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注:本篇以下简称“天华山”,区域范围如图1之9)。这里,还有“豹社”吗?


秦岭豹踪3333

豹并不一定依赖森林,猎物对它的意义更甚。显然,当豹在周至和观音山保护区频繁出没时,在天华山这片野生动物栖息地上,豹的身影将呼之欲出。2016年1月12日,天华山的红外相机拍摄到一只在雪地行走的豹,暂且给它取名“豹2016-THS1”。据称,在此之后,天华山还拍摄到过金钱豹,给“豹记者”整理素材又增添了幸福的“烦恼“。 

 2019年12月,天华山内的红外相机拍到一只豹妈带领3个豹娃在雪地中走过的数秒视频,画面显示:金钱豹妈妈神情警惕且专注,脚步稳健地走向前方,它的身后,整整齐齐地跟着3只毛茸茸的小豹崽。按前后顺序,给这三只小家伙取名“豹2019-THS1”“豹2019-THS2”和“豹2019-THS3”。

2019-THS1和2019-THS3老老实实地、严格地沿着母亲的脚步走来,像妈妈一样注视着前方,一边嗅闻着地面。2019-THS2却跑着“S”形路线,踏查着一条样带的控制路线,跟随着家庭成员。

“天华山豹社”挂牌成立。

皇冠山自然保护区

皇冠山自然保护区(注:本文以下简称“皇冠山”,区域范围如图1之6)距前述的七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较远,位于安康市宁陕县境内,地处连接秦岭大熊猫天华山和平河梁局域种群的生物走廊。皇冠山从2009年引入红外相机技术,从两台红外相机起步。从2014年起,在世界自然基金会(WWF)资助下,区内共布设30台红外相机。
秦岭豹踪3832

2020年4月23日傍晚,在位于皇冠管护站辖区内西河右手沟,红外相机拍摄到一只金钱豹,这是保护区成立19年来首次迎来“豹”记者到访。暂且给它取名“豹2020-HGS1”,因为与其他“豹社”相距遥远,“皇冠山豹社”有理由成立。

鹰嘴石自然保护区

鹰嘴石自然保护区(注:本篇以下简称“鹰嘴石”,区域范围如图1之11)地处秦岭自然保护区群最东端,位于陕西省安康市镇安县境内。

2019年以来,鹰嘴石保护区先后布设红外相机14台,于2020年8月4日和8月7日两次拍摄到一只成年金钱豹。这是陕西省镇安县内近40年首次拍摄到金钱豹影像,暂且给其中一只取名“豹2020-YZS1”,承认“鹰嘴石豹社”的理由,同皇冠山豹社。

不得不思忖2020-HGS1与2020-YZS1之间的关系,感慨“豹社”记者寻找新闻现场的开拓创举,堪比汉武帝凿空西域。

平河国家级自然梁保护区

平河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注:本篇以下简称“平河梁”,区域范围如图1之14)因处于大熊猫野外种群分布的最东界而备受重视。平河梁还是连接皇冠山和鹰嘴石两处自然保护区的桥梁。

豹擅奔袭,追逐时风驰电掣不易“捕捉”行踪,静卧时与环境融为一体难以发现身影。森林是食草动物的天堂,自然也是食肉动物的乐园,皆因是野生动物的丰足无虞的食物基地和随机万变的隐蔽场所。平河梁内丰富的偶蹄类,为豹储备了鲜美的“面包”和“巧克力”,当皇冠山和鹰嘴石保护区内均发现野生豹活动时,平河梁内的金钱豹走出神秘、走进人类视线,也许为时不远?

就皇冠山豹社、鹰嘴石豹社和待建的“平河梁豹社”,总社在哪里,是否属于下一级分社,这些问题均有待商榷。

前文中,或详述,或者简述,提到2008-CQ1、2020-CQ1、2020-CQ2、2018-HBY1、2012-FP1、2018-LXC1、2015-ZZ1、2015-ZZ2、2011-GYS1、2016-THS1、2020-HGS1和2020-YZS1等有“名”豹,而大多数豹无“名”。每一只豹,都归属于各自种群,并预示着一个生机勃勃的野生世界和健康稳定的生态系统。

哪一位“豹记者”在各“记者站”之站流动过,哪只不止一次被拍,或者代表家庭或代表单位上过镜,我们现在无法确定。然而,豹在秦岭腹地频繁出没,起到控制食草动物数量、保持生态系统平衡的生物调节作用,侧面反映出该区域生态环境质量优劣、野生动物植物资源丰富度状态。

 “豹记者”在秦岭腹地露面越来越频繁,进一步说明近年来金钱豹在秦岭的分布与活动范围呈现扩展趋势,说明秦岭金钱豹种群可能正处于恢复增长的关键阶段。

金钱豹的种群数量处于何种水平、种群生态如何发展,是保护地管理方和科研单位需要给予重点关注的问题。比如,研究开发“豹脸识别系统”并引入日常巡护监测乃至红外相机智能识别,将为大尺度内、高效率地提升野外监测水平,为野生动物栖息地质量评价、生物多样性评价、自然教育普及提供科学依据。

野生金钱豹作为生态系统结构与功能完整性的代表性物种,其种群的长期维持对秦岭地区生态系统的保护意义重大。“建议以国家公园建设为契机,运用信息化等多方面手段,对区内金钱豹及其猎物的种群与栖息地开展系统化的长期监测,持续做好珍稀野生动植物资源及其栖息地的保护与管理,努力提升国家公园的保护管理水平。” 从事大型食肉类动物生态学研究的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李晟如是说。

                               2020年12月  

后记:2021年11月5日,平河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对外公布,在整理区内红外相机数据时,发现一级金钱豹活动的影像。至此,秦岭腹地内的金钱豹活动区域连成整片。

作者简介:曹庆,女,毕业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林学院。正高级工程师,发表学术论文约30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个人生态文学作品集两部。国家林草科普专家,陕西省林草科技特派员。

阅读 848

专业会员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