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评论 > 综合评论

奚志农:把自然保护区建在自己心里

媒体:碧山旅行  作者:碧山讲堂
专业号:生态思想 2020/9/28 9:30:50

有一个人,从八十年代起开始摄影生涯,在国内外获得的各种头衔和荣誉无数。他不仅拍摄到了众多珍贵的野生动物影像资料,同时也不遗余力地为野生动物保护奔走;首次报道了藏羚羊被大肆猎杀的危机状况,促进了国内外公众对藏羚羊保护的关注;提出“用影像保护自然”,启动“中国濒危物种影像计划”,抢救性地拍摄中国濒危特有物种……

他就是碧山讲堂“自然系列”第一期讲座的嘉宾,奚志农老师本期讲座实录已经上线碧山讲堂在线平台,点击「阅读原文」订阅专栏后即可收听。

本周四9月24日奚老师将再次来到碧山讲堂,与几位“白马雪山老友”线上对话,活动报名方式见文末海报

0

1

WILDCHINA

那年纳帕海的相遇

说起我和碧山的渊源,得追溯到1992年了。那年我跟朋友去纳帕海看黑颈鹤,迎面来了一个骑自行车的女孩,落落大方地跟我们打招呼。作为一个传统的云南人,我们腼腆而淳朴,并没有同样热情回应女孩。两天以后,我和朋友到了白水台,也是文革后第一次恢复的二月八,那个女孩又出现了,我们之间开始了有了正常的聊天。结束二月八之后我要去碧塔海,也就是现在的普达措国家森林公园,那个女孩想一同过去。我心想带着女孩不方便,设法拒绝。后来在碧塔海遇到了多年不遇的大雪,我与好友困在碧塔海好几天。

那个女孩就是张玫,这就是我与张玫的相遇。

0

2

WILDCHINA

默默无闻但却引以为豪的幕后工作者

1990年的在中央电视台做临时工摄影师,同时也是名编辑。那时候中国还没有大量的动物爱好者,懂英文的人不一定懂野生动物,于是我把别人翻译过来的中文稿子拿来修改。修改的过程中因为痴迷野生动物,可以轻易的判断对错。经我修改的动物世界的英文解说词没有科学错误,这件事情让我骄傲至今。

奚志农摄影作品

那段工作期间,我曾和朋友说过,你们看动物世界里面的高速摄影的大雁在飞,非洲的瞪羚在跳,绝大多数的西方人肯定是享受在美的画面中,然而相当数量的中国同胞在想,这只大雁有多重?黄焖好吃还是清炖好吃。(编者注:奚老师讲上面这段话是1990年。30年后的今天,有相当数量的国人仍有上面这样的想法,中国的自然保护任重道远。)

0

3

WILDCHINA

我眼中爱自然的人

我们有和自然友好相处的传统,古人曾说,“劝君莫打三春鸟,雏在巢中盼母归”;很多地方都有村规民约,砍树之后要种回去;猎人进山前要祭拜山神,对自然的敬畏。这是千百年来约定俗成的传统。但经过多次政治运动,有形的文化和自然逐渐消失。

三江源的藏族百姓对自然的感情真是令人感叹,所以在这里还能看到高山柏这种森林类型,还能看到那么大群的野生动物,这都源于当地人骨子里对自然的敬畏,才能留住这么一块净土。

去年7月15号,一场夏天的大雪,把我和我的团队的隐蔽帐压塌了,队友试着把帐篷的雪抖落下好让帐篷可以立起来,突然他的手停住了,双手轻轻的捧着一个东西出来,原来是蜘蛛,我当时震撼了,这真是渗到骨子里的爱。心想,如果每个人都把自然保护区建在自己的心里,那其实我们的保护机构都可以不存在了。

我们可以理解藏民对自然的爱护, 那生活在都市里面的人对自然怎么样呢?

中国近几十年的高速发展,硬件无疑是有目共睹的,但是我们的思想、意识、管理水平仍是滞后的。如果我们可以把发展经济的力量转移一部分到发展保护自然生态环境的话,那该是多好的一件事情啊!同样,我也知道,去影响有影响力的人是一件特别值得去做的事情。2011年有人请我去北极点讲课,有100多个中国人,船票是20万一张,我想买得起船票并且愿意买这张船票的,肯定是值得影响的人,后来也证实了我这一想法是正确的。

0

4

WILDCHINA

“我”的那仁

谈及那仁,直到现在,我还叫它迪庆州的首府,叫中甸。即使政府把那个地方改了名字,但我是不能接受的,这估计就是我的一种固执。

这么一个美丽的词存在我的心中,如果实在要对应的话,可以对应到“我”的那仁,可以对应到“我”的白马雪山的深处...香格里拉是个非常美好的地方,在这30多年的历程当中,它是我所走过中国那么多美丽的地方中一个不可磨灭的名字。当它作为一个行政区的名字出现时,这是我情感上所接受不了的。(编者注:谈到那仁,似乎触动了奚老师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部分,他在直播中说着说着潸然泪下,一度不能言语。这一幕感动了所有观众。)

0

5

WILDCHINA

Q&A摘录

问:不少的年轻人对野生动物跟感兴趣,觉得很有意义, 想把它当作一种事业来做。奚老师对这些人有什么建议?是鼓励继续前行还是劝退?

奚老师:我想任何事情都得有人去做,有探路的人。这样的问题,我在做演讲的时候,在微博上都会时常收到。虽然整个中国的大环境来说,自然保护确实很难,但是中国这代年轻的父母已经有这样的意识,希望让孩子到自然中去;不同的政府部门也出了相应的政策,教育部门,旅游部门,发布了关于研学的标准;林业部门也发起了三亿青少年进森林的倡议……这些都是有志去做自然教育和自然旅行的年轻人,往这个方向去开拓的利好的消息。如果政府的政策能够落实,那是能够助力年轻人去做这类的创业的。最近这几年中国国内有许多自然教育论坛,有很多别的领域的人住在我们的大理、中甸,去做这种自然旅行的地接。所以我想, 这是个可以值得去努力的方向。

阅读 1105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